雨落初黎

叶吹一枚,日常吸叶。
高举all叶大旗,韩叶本命,极其雷逆cp。
黑历史已删。
沉迷瑞金。瑞金粮真——好——吃——
沉迷轰焦冻。他有那——么可爱!!

【韩叶】作为职业选手群的群主(一发完)

*ooc慎
*原著里只提到过群主是退役选手,以下皆为私设


1.
作为堂堂荣耀联盟选手群的唯一群主,我自称退隐江湖多年,其实不然。
最近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能把我这个中年大叔给炸出来,也是很不容易。

2.
从头说起吧。

我是第一赛季的选手,在某次比赛后和大家撸串喝酒磕牙打屁时莫名其妙地灵光一闪,稀里糊涂地建了个选手群,稀里糊涂地当了群主。
那时候职业选手一共几十来号人,都惺惺相惜地打成一片,场外从不提实力为尊这回事,于是管理员的位置大家毫不客气地争了好久,最后甚至由文斗发展成了武斗。
于是在二十多轮扔骰子的激烈比拼后,韩文清和叶修以超人的运气杀出一条血路,正磨刀霍霍准备决斗时,被我拦住了。
我将他们一起设置成了管理员。

后来进群的小新人们可能会有这样的疑问:韩叶两人可是水火不容的宿敌哎,为什么要把他们同时设置成管理员呢?
才不是因为他俩的互怼喜闻乐见呢。
咳。
抛开有好戏看了这一点不说,你看群嘲大神和黑脸大神,力压群雄,天下无敌,足以镇住群里那些群魔乱舞的妖魔鬼怪不是吗?

那时的我是这么认为的。

现在我意识到我错了。
我不仅错了,我还错大发了。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这俩大神不仅联手除魔,还他妈联手撒狗粮啊?!

3.
所有人都以为我退隐江湖了,我也的确已经退役了好久,但事实上我经常暗戳戳地窥屏。
不不不,我不是窥屏狂魔。
我只是偶尔隐身上会儿曾经的qq号罢了。
..........问我为什么隐身?
笑话,老子还欠叶秋......叶修三十八块六毛一呢。
上线不是找打吗?

4.
你说他俩是宿敌怎么可能撒狗粮?天真。
世界上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例如前嘉世队长和霸图队长的关系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水火不容,又例如两人私下里甚至是亲密的损友。
......又例如我们很久很久之后才明白原来某些人明面上的撕逼永远蕴含着另一层意思。
先放一段聊天记录吧。

5.
第十赛季
【荣耀联盟职业选手群】
君莫笑:来来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我要和老韩开房了,竞技场97529,欢迎围观欢迎下注啊!
夜雨声烦:什么什么!!开房!!!够刺激够刺激!!!@全体成员
大漠孤烟:我什么时候说要和你下竞技场了?
百花缭乱:什么!又要开房!老韩上啊!
君莫笑:不,你肯定说过。
君莫笑:说好的要一起开房,可别耍赖啊。/酷
大漠孤烟:正经点,是jjc。
王不留行:围观。
无浪:围观+1
迎风布阵:围观+2哈哈哈哈哈哈
君莫笑:你就说你答不答应吧!
大漠孤烟:我还有第二种选择?/冷笑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哈老韩还是中了叶不要脸的招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君莫笑:竞技场97529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老叶你这激将法太贱了从哪学来的哈哈哈哈!!!
君莫笑:可别怂哦。
大漠孤烟:怂?
夜雨声烦:...................
君莫笑:上次输的那么难看,这次难免会怂吧?
君莫笑:没事,我理解你。
百花缭乱:?????????
大漠孤烟:呵。
大漠孤烟:等着。
夜雨声烦:上次不过是2:1吧叶修你还要不要脸了!!
君莫笑:我等着。

夜雨声烦:..............................
海无量:..............
迎风布阵:......................
沐雨橙风:有没有感觉到
沐雨橙风:他们两人聊天
沐雨橙风:我们
沐雨橙风:完全插不上话?
百花缭乱:..............好像,有那么一点。
夜雨声烦:简直深有同感,居然一直都无视我?!!!!!!
夜雨声烦:我后悔了
夜雨声烦:我想撤回
夜雨声烦: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碍眼,像是破坏了某种不可言说的气氛。
百花缭乱:同感。
生灵灭:或许这就是爱情吧。
沐雨橙风:+2

6.
当然,大家当时只是调侃。
直到两人公布恋情,我们才隐隐明白了些什么。
原来这些年一直以为自己是吃瓜群众的我们,吃的并不是瓜,而是狗粮。
……妈的。
世风日下,道德败坏。
明撕暗秀,欺骗感情。
臭不要脸,呸。

7.
要说韩叶两人公布恋情这事,发生在世邀赛之后,十一赛季之前。
两条石破天惊的微博,掀起了荣耀圈里前所未有的惊涛骇浪。
那段时间,所有人跟疯了一样,霸图粉兴欣粉尤甚,兴奋者有之,震惊者有之,愤怒者有之,闹了个沸沸扬扬,但最终还是在各方安抚施压并兼下献上祝福,平静收场。
一片鸡飞狗跳中,最淡定的莫过于职业选手们了。该点赞的点赞,该转发的转发,该祝福的祝福,一派和谐,其乐融融。
这得归功于当事人前天提前知会了我们一声。

8.
【荣耀联盟职业选手群】
君莫笑:晚上好啊大家@全体成员
千叶离若:拜前辈!
使君子:拜前辈
残忍静默:前辈晚上好
叶下红:前辈好
……
君莫笑:有个事想和大家说一下
灵魂语者:前辈晚上好
涛落沙明:前辈好
闪存:拜前辈!
……
……
……
青之驱:前辈好!
君莫笑:你们刷屏太快了
君莫笑:停一停停一停
……
……
君莫笑:……不好意思了
【管理员 开启了全员禁言】
君莫笑:哟,我还没来得及操作呢
君莫笑:老韩懂我
大漠孤烟:嗯。
君莫笑:炸大家出来,其实是为了宣布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君莫笑:内部消息,暂时不许外泄哦。
君莫笑:一起说?
大漠孤烟:随便。
君莫笑:手速你可比不过我。
大漠孤烟:打字而已,还不一定谁快。
君莫笑:不然用最初的方法吧。
大漠孤烟:扔骰子?
君莫笑:对。不过这回可以在线上玩了。
大漠孤烟:[随机骰子 五点]
君莫笑:[随机骰子 四点]
君莫笑:运气不错啊老韩。
大漠孤烟:那我说了。

大漠孤烟:我和@君莫笑 我们在一起了。
君莫笑:请祝福我们,谢谢!

【管理员 关闭了全员禁言】

9.
群里出现了半分钟的空白。

10.
【荣耀职业选手群】
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
百花缭乱:???果然够劲爆
海无量:我就说你们俩有事吧哈哈哈哈哈
扫地焚香:??????????
夜雨声烦:什么时候的事?!!!
君莫笑:挺久了
大漠孤烟:第五赛季末
君莫笑:大概是第五赛季末
迎风布阵:好小子藏的挺深的啊!
索克萨尔:祝福
百花缭乱:居然瞒了我们那么久!原来你们早在一起了??
石不转:祝福。
沐雨橙风:恭喜二位出柜~
风城烟雨:恭喜恭喜
……
灵魂语者:恭喜二位前辈
全透明:祝福
……
……
……
叶下红:……其实
叶下红:我一直以为两位前辈是宿敌来着……
风刻:……+1
愈灵者:我也……
残忍静默:+3
使君子:+10086
夜汐:其实我也……
千叶离若:没想到啊没想到……

11.
我目睹了全过程。
可以说是非常震惊了。
差点就要跟着刷屏暴露自己了。
稳住,镇定,人设不能崩。
我要保持住我退隐江湖沉默高冷的前辈形象,我忍……

12.
……怎么可能忍得住。
这么重要的时刻,我再窥屏,就太不够意思了。
韩文清和叶修,是我们那个时代的标志和巅峰,是我们每每提起既咬牙切齿又忍不住感到骄傲的敌人和战友,甚至十年过去仍辉煌不改,如今这般强强联手,自然值得我们第一赛季的每一位选手都送上祝福。

13.
我多年以来第一次动用了群主的特权。
看着屏幕上明晃晃的“韩文清的老公”和“叶修的老公”两大专属头衔,我嘿嘿嘿地笑出了声,随即关掉窗口,没理会群里乱七八糟的轰动和骤然响起的私信提示音,满意地下线了。
了事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14.
……很快我又为自己的一时冲动后悔了。
顶着这两个头衔的两人,秀起恩爱来的杀伤力更加巨大,甚至只是平平淡淡地对话两句,都像是在丧心病狂地疯撒狗粮。
当然,他们并不经常出现在群里,连微博都仍是一如既往地交给俱乐部打理,一切都像公开出柜前那样风平浪静。
但熟悉他们的职业选手都知道,这两人到底过得有多甜蜜幸福。
“叮咚”一声,群里又发了一张新照片,照片上,叶修正勾着韩文清的脖子,笑容少有的灿烂,而韩文清微微侧头看向他,眼神深邃却温柔,恋爱的酸臭味简直要溢出屏幕。
显而易见的,群里又炸了。
我抚摸着我的右手——我的现任女友,默默流泪。

想谈恋爱了,嘤。


END

大家好我我我又把lof下回来了.....因为看到文档里有这篇没发突然想起来.....会尽量填坑的(噗通)

退lof许久为了围观md傻逼特地回来看看....发现有坑没填。

我回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终于解放了

【韩叶】家庭教师(二)

家教韩×(伪)学生监护人叶

看多了家教×学生突然想来个家教×家长嘿嘿
不过叶叶不能算是家长……就,意思意思
※年龄操作预警,大韩小叶※
※叶家兄弟非双胞胎设定预警※


叶修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这么尴尬过。

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和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大眼瞪小眼地站在自家门口,中间还横着根可笑的棒球棍。
而这个刚刚让自己戒备万分脑补出一系列恩怨情仇的男人,正是他昨天亲自找来的家教。

……太尴尬了。

叶修反应过来,立刻把棒球棍藏在身后——虽然也没什么意义了——重新挤出一个“和善”的微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最近有点精神过敏了哈哈哈哈,您请进您请进。”

韩文清倒是没说什么,只是别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就跨步进来顺便关上了门。

叶修懊恼地敲了敲脑袋,把凶器重新放了回去。

卧室里的叶秋本正探头探脑地查看情况,一看到韩文清冲这边走来立刻缩回脖子,起身请老师入座。

叶修:“是这样的韩老师,我弟弟他本身底子很好,但是最近有些疏于练习,知识点记忆不清,做起题来也生疏了不少,希望韩老师能领着他多练习练习。”

韩文清是个雷厉风行之人,闻言也不多废话,只是点头应到:“好的,我知道了。”

叶秋乖乖地摊开练习册。

韩文清:“你叫什么名字?”

叶秋:“我叫叶秋,树叶的叶,秋天的秋。那位是我老哥叶修,修车……修养的修。”

韩文清:“你可以叫我韩哥,全名也可以。老师就免了吧。”

叶秋偷偷打量了一番这位面相威严的家教,觉得此人多半是混黑道的大哥大,于是不禁肃然起敬道:“好的韩哥,没问题韩哥!”

坐在客厅里有一搭没一搭地翻看着过时杂志顺便偷听两人谈话的叶修:“……”怎么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叶修觉得是该带弟弟出去历练历练了,多长长见识,多认识一下牛逼哄哄的人。

——不过这个……大学生,看起来的确很像混黑的就是了。


卧室的门是半开着的,叶修便借着杂志的遮掩偷偷打量了一下这个男人。

刀削斧凿般坚毅的脸部线条,浓密而锋利的剑眉,眼珠很黑,显得眼神更加阴沉犀利。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人并没有那么凶神恶煞,甚至还有点帅,只是长相极富有侵略性,外加不苟言笑给人造成的错觉罢了。

叶修盯着韩文清方方正正的板寸,不禁嫌弃地撸了把自己过长的刘海。

或许是他的视线过于炽热,韩文清有所察觉地向这边瞥了一眼,目光带着些许探寻的意味。

被人发现偷窥的叶修则仗着自己脸皮厚 ,假装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继续低头看杂志。

头顶上米奇图案的时钟不紧不慢地走着,终于在分钟转过了两圈时,韩文清刚好讲完了最后一道题,喝了口水,站起身来。

叶修注意到了他的动作,也跟着站起来:“下课了?”

韩文清点点头:“嗯。他基础的确不错,多练几道题就好了。”

“多谢韩老师。”

“叫我韩文清就好。”韩文清看这人虽然长得很年轻,但气质却很成熟,一时间也揣摩不出真实年龄,就没占他便宜。

“成。”叶修笑了笑,从钱包里抽出两张红钞票递过去。

韩文清接过钱,又向叶秋嘱咐了几句便走了。

“明天见。”

“明天见。”

叶修瞅着叶秋腰杆笔直地目送就差敬个军礼的怂样,忍不住拍了他脑袋一下:“干什么呢你,至于吗。”

叶秋被他哥一巴掌打回原形,战战兢兢道:“可……他气势真的很吓人啊……哥你没有感觉吗……”

叶修想了想,除了刚见面时那猝不及防的一吓,似乎后来就没觉得这个人有哪里可怕。

“老鼠胆。是该带你出去历练历练了。”叶修给他弟下了个定论。

叶秋想:似乎老哥你一开始的反应更过分吧……

当然,他没敢说出口。



没过多久,叶修也要走了。

“哥赚钱去了,你看家。”叶修冲叶秋摆摆手。

“用我给你带午饭吗?”叶秋问。

“你带的不也是盒饭嘛……算了,也行。走了。”

叶修回身关门,溜溜达达地下楼。

他的出租屋到网吧的距离并不算太远,只需要穿过一条长长的小巷,再拐个弯就到了。

这条小巷其实是两栋建筑物间的空隙,仅能容两人通过,陈旧的墙上贴满了乱七八糟的小广告,楼本来就建得很高,横七竖八如同乱麻的电线更是遮天蔽日,使得巷子里昏暗无比。不知从哪儿飘来的下水道的臭味历久弥新,源源不断地骚扰着过路人。

叶修刚开始也不太习惯,后来已经能面不改色地穿过去了。



不过今天,情况有些不一样。

巷子口站着一个人。

叶修的脚步没有丝毫放慢的意思,表情却渐渐淡了下来。

一步,一步,那个人越来越近,脸也越来越清晰。

叶修仍是没有停下脚步。

终于,在堪堪擦肩而过时,那人沉不住气了,一把握住他的肩膀:“你——”

叶修停下脚步,不动声色地挣脱开来,看向他:“有事?”顿了顿,道破了来人的名字,“刘皓。”

刘皓被甩开手,脸色有些不好看:“刚才那个人是谁?”

什么谁?叶修真心实意地疑惑道:“你说的是?”

刘皓加重了语气:“别装了,刚才那个人到底是谁?是你新招来的打手?”

叶修思索片刻,恍然大悟,看来他说的是韩文清了。

叶修也不打算虚张声势,诚实道:“哦,是我弟的家教。”

刘皓:“放屁!”

叶修:“……”这就没办法了。

刘皓:“叶修,你不是很牛逼吗?你不是有包荣兴那条狗就能天下无敌了吗?怎么,害怕了?要抱大腿了?”

叶修不打算理他,转身就要走。

刘皓咬牙切齿:“站住!”

叶修无奈地一摊手:“我说,你到底要干什么?别是下战书那么幼稚吧。”

刘皓掏兜的手一顿,还是把一张纸狠狠地摔在他胸口:“……你怕了?!”

叶修:“……”还真是啊?

刘皓:“我告诉你叶修,这是我们天……天下无敌帮对你下的最后通牒!你敢接吗?!”

叶修把那张皱皱巴巴的战书上下扫了一遍,然后毫不在意地揣进兜里:“哦,行吧。”他现在可没心情和刘皓浪费太多时间,他还赶着去网吧赚钱呢。

不过这种态度显然刺激到了刘皓,他突然一伸手,恶狠狠地揪住叶修的领子,盯着后者的眼睛:“就在下周,叶修,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你的人手够吗?除了那条姓包的狗还有谁愿意跟着你?身手不行想靠脑子打遍天下?我告诉你,不可能。”

“放手。”叶修冷冷地看着他。

“说到底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凭什么能拉拢那么多人为你卖命,现在看见了吧,没了我们,你就是一条——”


“放手。”一道更加冰冷的声音从两人的身后响起。

刘皓一个激灵,下意识地松开了手。

甫一放开,一个高大的身影便硬生生地横插进来,挡在了叶修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刘皓。

“你是刚才那个……!”

“韩文清?”

两人同时开口,一个惊怒,一个诧异。

叶修理了理揉皱的领口,奇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韩文清声音平静:“有东西落你家了。”

叶修笑道:“那还真是巧了。”

韩文清:“你没事吧?”

叶修:“没事没事。”说罢从韩文清身后探出头来,向强撑着气势的刘皓挥了挥手:“喂,战书你也下完了,还没完没了干什么?你老大没教过你不要干多余的事吗?——话说你老大到底谁啊?”

“你……!”刘皓被气得半死,刚想发怒,可抬头看到韩文清阴沉的脸色,不由得有些腿软,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你等着……早晚有……有一天我们会弄……弄死……”

“滚。”韩文清眉头一皱,刘皓立刻应声屁滚尿流地跑了。

“哎……”叶修颇为遗憾地望着他一溜烟远去的背影,转过头来看韩文清,“瞅你给人家吓跑了。”

韩文清默。发热的头脑渐渐冷却下来,他感到今天的自己不太对劲。

他并不是什么冲动的性格,按理说他与叶修相识不过数个小时,无从得知后者的品格是善是恶,也无法辨别刚刚的冲突孰是孰非 ,本不该轻易插手的。可当他在巷口看见叶修被人抓住衣领,那尚显单薄的身躯像一叶小船般微微摇晃时,他便跟被下了蛊似的,不假思索地冲上前去挡刀了。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韩文清凝神思索这个重大的问题。

“哎,”叶修戳了戳作思考者状的韩文清,待后者转过头来时,抬起头,笑盈盈地看着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话说回来,我还没感谢你呢。多谢韩大侠救我一命,江湖规矩,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这笔恩情我就先记下啦。”

少年人的脸庞尚未脱离稚气,白皙清秀,一双眸子在正午阳光的照耀下颜色发浅,呈现出淡淡的琉璃色,波光流转,光彩夺目。

韩文清盯了半晌,移开目光:“随便。”


哦,明白了。他想。

……原来是美色误人啊。




TBC

在打麻将的背景音下匆匆忙忙码出来的
大家新年快乐♡

【韩叶】家庭教师(一)

家教韩×(伪)学生监护人叶

看多了家教×学生突然想来个家教×家长嘿嘿
不过叶叶不能算是家长……就,意思意思
※年龄操作预警,大韩小叶※
※叶家兄弟非双胞胎设定预警※

“韩文清,男,22岁,目前就读于z大。辅导科目(初高中):数、理、化、生,200r/2h,联系电话……诶这个怎么样?”
叶秋兴致缺缺地坐在那儿,敷衍地一点头:“嗯。”
叶修撸了一把他弟的毛:“严肃点,给你找家教呢。”
叶秋屈辱地捂住他金贵的头发,悲愤道:“哥,我都十五了,能别总摸我头了吗?”
他的混账老哥充耳不闻地点开网页:“那就这个吧。”接着冲叶秋一伸手:“手机借我。”
叶秋从松松垮垮的裤兜里掏出一个老年机,不情不愿地递了过去:“你就不能自己买一个吗,又没多少钱……”
“别闹,手机可贵着呢,现在能挤出来给你补课的钱已经很不容易了。”叶修一边照着信息输入号码,一边教育着自己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的弟弟。
叶秋翘起二郎腿,嘟嘟哝哝:“所以就别找什么家教了嘛,我真不需要……”
叶修的手指停在拨号键上方,抬头看了一眼他,说:“不需要?前几天错了那么多题你可别说是失误,再不听话你就回家吧。”
“回家我就把你供出来……”叶秋不服气。
“你先思考怎么面对老爸的怒火吧。”叶修按下拨号键,把手机凑到耳边,“祝你活着完成招供——喂?您好,是韩文清先生吗?”
叶秋和他哥拌嘴从来没赢过,眼看着那边已经聊上了,只得认命地闭上了嘴。
他向后一靠,望着斑驳的天花板放空。


他们是离家出走的。
几个月前他们还在京城叶家的大宅里锦衣玉食,几个月后就在h市的出租屋里愁于生计。
按理说区区两个未成年,以叶家的势力不出三天就能把他们逮回家,但这次老爷子恐怕是真动了肝火,硬是没报警也没派人搜寻,而是等着两个小崽子吃尽苦头后自己乖乖滚回家。
两兄弟手头并没有多少零花钱,没几天就花了个精光,好在叶修多技傍身,几份兼职下来,也勉强能混个温饱。
至于叶秋,则被他哥强行按在了书桌前,美其名曰“你认真学习就行,别给我添乱”。
叶秋震惊了,都离家出走了还要学习?!
但胳膊拧不过大腿,叶秋只得不情不愿地屈服于叶修的淫威之下,每天穿梭于出租屋和网吧的两点一线——去网吧是为了看看他哥,顺便再敲点小文章什么的赚赚稿费。
这回他哥倒没阻拦。学霸有着学霸的赚钱方式,叶秋自鸣得意。
不过最近有点玩脱了就是了……
叶秋听着那边的谈话,似乎看到了接下来几天他的悲惨命运。
“我真的是在离家出走吗?”他自言自语。


“……那就明天上午九点行吗?……”叶修在便签纸上写下时间,“嗯嗯,好的,再见。”
“再见。”那边低沉好听的男声说,随即挂断了电话。
叶修随手把纸条贴在墙上,对叶秋说:“行了,明早上午九点,记得准备好错题和书本啊。”
叶秋接过手机,拖着长音应了一声。
这时的他还没有料到,这个名叫韩文清的男人会和他……更准确的说是会和他哥,产生多深厚的羁绊。


第二天一早,七点半,睡眼朦胧的叶秋就被叶修毫不留情地从床上拽了起来。
“今天就别睡懒觉了。”叶修拖着他去洗漱,“别忘了上午有课。”
叶秋打了个哈欠,两眼水汪汪:“那……哥你什么时候走啊。”
“等你上完课吧。”叶修将人带到地方,转身下楼去买早餐。
叶秋磨磨蹭蹭地冲了个澡,还没等擦干头发上的水珠他哥就提着东西回来了。
叶修将包子豆浆放在桌子上,招呼弟弟:“完事了就过来吃早饭。”
“哦。”叶秋乖乖地放下毛巾,甩了甩半长不短的头发。
几个月过去了,叶修已经迅速脱离了之前富家少爷的心态和习惯,从被保护者的角色蜕变成了保护者,而叶秋仍在兄长的庇佑下衣食无忧。
只是彼时的他还没有发现而已。


吃完早饭,收拾收拾简陋的屋子,不知不觉就到了八点四十五分。
叶修刚看着他弟坐在书桌前,就听到一阵有力的敲门声。
“估计是韩老师到了吧。”叶修抬头看了眼时间,“我去开门。”
他走到门前,调整一下呼吸,酝酿出一个和善的笑容,接着一把拉开大门:“您好……”
剩下的话被他生生憋回了嗓子眼儿里。
只见面前站着的居然不是什么清秀文雅的大学生,而是一个满脸凶神恶煞的高大汉子!
叶修瞳孔骤缩,一把抄起门边的棒球棍,做出一副准备攻击的姿态。
“你是哪个帮的?”叶修眯起眼睛,“我最近好像没有招惹谁家老大吧?”
来人:“……”
叶修:“说话。”
来人:“……”
来人:“我是韩文清,是来做家教的。请问是叶修先生吗?”
叶修:“……”
叶修:“啊?”

tbc

韩文清:委屈。

咦咦咦这不是御茶子吗 敲可爱【突然兴奋】

京紫画风美到窒息啊.....忍不住重刷了好几遍。
果断氪了金,值!

哇要到2018了吗.....看看文档,一篇瑞金两篇韩叶一篇all叶的半成品依旧还是半成品.....emmm莫名心虚,这一年我干了什么。不过明年就要备考淡圈啦.....这些恐怕要半年后才会完成吧.....愿2018不要再犯拖延症啦。                                                             

《一江春》到货啦!超级快啊,我应该是第一个repo吧!
假期的最后一天正消沉着忽然来了个猝不及防的惊喜(。螺旋炸裂!
《一江春》里让人印象最深刻的必须是大段大段香喷喷的肉(。阿塔太太的描写狂放而不失文雅,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失忆后傻白甜的小叶超可爱的啊prpr韩哥哥的铁汉柔情也超戳的啊prpr
后期叶掌门与韩庄主的对手戏又虐又爽,能把狗血的桥段写得如此精彩实属不易,语死早只能为阿塔太太疯狂打call了!!
贴纸超可爱,排版看着也很舒服,可惜卡里钱不够没加购立牌,爆哭。
顺便给大家分享一个血与泪的教训.......检查本子时发现本子背面有一小块脏了,于是愚蠢的我想都没想就拿橡皮去擦.....结果......都懂的......正在泪流满面地抱着本子考虑着要不要再买一本(。
所以.....用惨痛的经历提醒大家....有些纸....千万不能用橡皮之类的东西擦.....

【吴叶】说你爱我

不负责任的小甜饼。摸鱼产物,一发完。

原著背景,花吐症。*为引用百科,有改动。
正文和题目没有半毛钱关系。


吴雪峰敲了敲门。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雪峰?进来吧。”门里飘出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吴雪峰再次确认了一遍四周无人后,用早已攥在手心里的钥匙打开了门,迅速闪进屋内,动作利索地上锁。

他转头,果不其然地看见了摊在床上的叶修和......垃圾桶里满得快要溢出的花瓣。

“干嘛鬼鬼祟祟像偷情似的.......”叶修嘟嘟哝哝,“我......咳咳!”

他捂住嘴起身,冲着垃圾桶咳出好几片嫩粉的花瓣。

吴雪峰连忙去帮叶修拍背顺气:“没事吧小队长?”

叶修这毛病是刚犯上的。十五分钟前吴叶两人正在房间里商讨战术,突然叶修开始猛烈地咳嗽,咳着咳着居然咳出了花瓣,把两人都吓得不轻。

叶修一脸震惊地看着从自己嘴里吐出的东西,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没吃花啊?”

“是不小心吃进去的吧?”吴雪峰有些忧虑,“把它们咳出来就好了。”

“可我真的没有啊。”叶修像盯着洪水猛兽一样盯着那几片粉得无辜的花瓣,“队里没养花,也没买鲜花饼……”话还没说完,他又感到喉咙里一阵巨痒,忙俯下身猛咳,花瓣像雨一样落下。吴雪峰在一旁轻轻地帮他顺气,眉眼间是掩饰不住的担忧。

这回两人都觉得不对劲了。他们大眼瞪小眼了好一阵,吴雪峰才提议道:“……上网查一下?”

倒霉的是,叶修没手机,吴雪峰的落在了楼下,而第一赛季的嘉世显然也没钱在宿舍里配备电脑——于是吴雪峰不得不下楼去拿手机。

他临走前给他的小队长倒了杯热水,并保证会以最快的速度回来。

于是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吴雪峰又给叶修倒了一杯热水,督促他喝下后才打开手机浏览器,输入关键词。

叶修抱着杯子,努力压下喉咙里不舒服的感觉。看着吴雪峰的表情越来越精彩,他忍不住好奇地问:“怎么了?”

副队长的眉头纠结成了一团,半晌才缓缓地念到:“花吐症,其症状是感染者会感到痛苦,咳嗽,从口中呕吐出花来……*”

“是我。”叶修说,他现在只要一说话嘴里就会吐出花瓣,于是不得不精简了语言,“怎么治?医院?”

吴雪峰的表情更精彩了,他看了看飘到他身上的几片新鲜出炉的花瓣,犹豫再三,还是念了出来:“……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

“……”叶修沉默了。

他当然知道自己暗恋的人是谁,不就是站在面前的这位嘛。但这怎么能说出口……

“……若不尽快治愈,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没了。”吴雪峰扔下手机,一把扳住叶修的肩膀,低头注视着他躲闪的眼睛严肃地问:“小队长,你有暗恋的人了?”

“我们还是去医院吧。”年轻的叶修强装镇定,只是簌簌飘落的花瓣却显得不那么镇定。

“不管你暗恋的是谁,现在可不是躲躲藏藏的时候。”吴雪峰的语气难得强硬起来,“必须马上解决,否则……”他深吸了一口气,“是队里的人?还是别的队的?”

他很清楚叶修的交际圈,正如他很清楚自己对他家小队长的心思。

不过事到如今,他的那点小心思也不甚重要了,心上人有了爱得积郁成疾的心上人这种令人心酸的事情都无所谓了,最紧急的是小队长的安危。

人先保住了,再来日方长。

叶修的耳朵已经红得像块烙铁一样了,在暗恋的人面前说出自己暗恋的人这事儿怎么想怎么羞耻,但他也知道现在不是磨磨唧唧扯什么儿女情长的时候。于是他低头沉默半晌,忽然下定决心抬起头来直视吴雪峰的眼睛。
被那灿若星辰的双眼摄住的吴雪峰一时怔住了。

“我喜欢的是你,吴雪峰。”他说。

花瓣打着旋悠悠地飘落在两人之间。

那一瞬间,吴雪峰感觉自己被一亿大奖砸中了,眼前噼里啪啦地放起了彩花,把他炸得头晕目眩。

“……是我啊。”他愣愣地重复了一遍,像是在消化这条消息。随即他笑了,笑得春暖花开,“是我就好办了。”

吴雪峰就着还握着叶修肩膀的手,俯身亲吻了他的小队长。

两分钟后,吴雪峰恋恋不舍地离开叶修被爱抚得红肿的唇,温柔地把人搂在怀里。“我早点表白好了。”他长叹一声,眉眼间有些心疼和自责的味道,“就不会害得你得这种病了。还难受吗?”

“不了,已经好了。”叶修靠在他怀里,听他把责任都揽走,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了,“这事怪我。”

吴雪峰揉揉他的头发,也不像小孩子吵嘴一样一定要争个是非——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儿,不是吗?

他们又抱了一会儿,然后磨磨蹭蹭地收拾了一下满地的花瓣,装在不透明的垃圾袋里,扎紧,再由吴雪峰下楼把它扔掉。

叶修则是被强按在床上美其名曰再休息一会儿。

吴雪峰提着垃圾袋下楼时,恰逢苏沐橙采购零食回来。

“队里什么时候养花了?”眼尖的苏沐橙瞄见了从袋口漏出来的一片粉红,疑惑地想着。




END

吴叶嘛...就是要干脆一点甜一点嘛×
中秋节快乐!